九月,我病了

我病了,虽然是小病,但是十分的折磨人,这个病带来的一系列问题让我怀疑人生,并且还有一个羞耻的名字

肛周脓肿。

是的,就是长在屁屁旁边,等我注意到它的时候,我已经疼了。我拿着小镜子,用滑稽的姿势打量着我的菊花,一条凸起的小包。我第一反应就是我得了痔疮。立刻搜索“痔疮”,开始为我自己确诊(这也是我悲剧的开端)我按照我自己的感受确诊为:血栓性痔疮。因为真的很像,也很疼。按照网上的教程,我为我自己进行了保守治疗。

第二天,无果,赶往医院,医生拨开的我屁屁,对我的小包捏来捏去,疼!医生说,这恐怕不是痔疮。转身拿起针筒,插进了我的小包里,疼的我直接闷声呻吟了一下,不对,两下,因为有两下剧痛。医生拿着针筒出去了,留下我默默含着泪水穿上了裤子。对我说,小伙子,你这情况很严重啊!拿起针筒给我看,里面还有有黄色的脓液,还有一丝血迹。跟我说必须手术,如果手术好了,那就没事了,如果是另外一种情况,那就变成了肛瘘,一辈子就这样了。

听完我懵了,立刻打了电话给老妈,老妈说回家再说。匆匆忙忙回到家里,老妈说小县城的医疗不靠谱,我不放心,反正你要去学校,你直接去杭州做手术好了,并联系了一位远房亲戚,在浙大附属第一医院。远方亲戚说那你今天来吧,我明天一天手术,如果今天不来,那就只能等到星期一了。听完立刻买了车票,赶赴杭州。可惜并没有赶上,第二天,去浙大附属第一医院,一个女医生看了一下,问了一些情况,就说那你去城站开刀吧。

莫名其妙城站去了,不对啊,我是特地跑来接受好的治疗的,怎么能去城站呢?协商无果,想到打电话给远房亲戚,未接。那没办法只能先回家再说,晚上打了个电话,想问一下能不能不要到分院去开啊,得知不可以的,能不能在门诊做个手术,答复也是不可以….那没办法,只能第二天去城站,找了一下还找不到这破医院。后来找到发现这个医院环境好垃圾…还在拆房子装修,走廊全是医疗废物,做电梯也怕这个电梯突然就不好使了,当时心态就崩了,硬着头皮去问一下,只有护士在。第一句话就是你找谁开刀啊?不对,还能指定医生开刀的?护士一看原来是没关系的,就闭嘴了。得知医院周末是没有医生的,住院住了也没用,必须等到星期一。我心里一万头草泥马蹦腾而过,身心的双重打击。

9月5号上午10点做完手术,护士给我弄上了莫名其妙的心电图以及氧气机,还一些活血的机器后了解到这是套餐。下午四点麻醉消失,开始感觉到疼痛,在3级左右可以接受,吃了点稀饭便开始酝酿睡意。期间拉了几次尿尿。

6号醒来,发现一点都不疼了,除了做提肛动作。后寻思着是不是可以出院了,在医生训房的时候问了医生,医生说如果不怕出血的话签个字就可以出院了。那就开始挂消炎药,还有其他什么东西,拿了点药就开始出院回家。一切都很好,一路上心情愉悦,心里一块石头总算落地。

7号开始自认为年轻人没什么事情了,出去买纱布、康复新液等药品。然后又跟爸爸去逛了超市,骑自行车一公里左右出去理发💇‍♂️,后来感觉就很不好,很疼,回家后赶紧脱了裤子一看,糟糕一颗晃动大小的东西又出现在了我的菊花口。家人说法不一,决定第二天立刻去医院。我心情立刻又跌入谷底,我感觉脓肿复发了。咨询网络上一位大哥,大哥根据图片告诉我是内痔出来了。彻夜难眠,心情很复杂,感觉被这个病给纠缠住,跟不断复发的癌细胞无异。

第二天五点多就醒了,急急忙忙的拿镜子观察我的菊花,发现没了!心里一阵暗喜。商量后决定爸爸带着照片去给医生看看放心一点。后来医生看了后断定为内痔,估计身体麻醉后过度劳累有点吃不消,现在开始怕了,老老实实躺床上,除了吃饭一般不坐起来,可是临近开学很惆怅。

患病后,在网上遇到了一位有丰富经验的大哥,对我的咨询耐心指导,并给我关键性的意见。我自己也认识到我的心态特别不好,一些原因外加上不断的折腾。一个算是小毛病把我搞的特别绝望。几度失眠,作息时间从以前的凌晨一两点变为晚上九点左右到早上五点醒来。

1⃣️感觉到自己做事之前没有很周全的计划后就开始实行,对一些医院的工作时间算是常识性的知识也不了解,导致了我很多天的延误。
2⃣️心态上的一些问题,特别容易奔溃,内心戏十足,认为自己好像患有了抑郁症…
3⃣️最直观的就是感到身体是最最最最重要的东西,希望大家身体都健健康康!

分享到:

2 条评论

昵称
  1. wu

    兄弟,平时得把屁屁洗一洗,很重要。

    1. Levis

      平时还是十分注重卫生,可能平常久坐 😥